柽柳艺萌喜欢过的文章存档

柽柳艺萌的喜欢

冬梅

来自:一树梨花压海棠

冬梅 

冬   梅


----见到初中同学冬梅,是在县城的车站上。当我认定是她时,我确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。这难道是那个扎着黑黝黝长辫、文静、内向的女孩子吗?
----她明显的消瘦了,怀里抱着一个不满周岁的孩子,略显苍白的面颊藏着淡淡的忧伤,只有那双好看的眸子还能寻出昔日的光彩。当她面对我时,我明显看到了她的惊喜和激动,但我也感觉到她目光中透出的自卑的伤感。
----“几个孩子啦?”
----“两个女孩。”她低头揣了揣孩子的被角。
----“生活还好吗?”
----这一问似乎一下子勾起了她内心深处的痛苦。她沉默良久,然后轻轻地摇了摇头。同她车站相遇,一下子把我拉入5年前的往事中去。
----那时我跟她在山村学校读初中。在山里,女孩子上学的本来就很少,而她很幸运,一直坚持着,而且是班里的成绩优秀者。她成了老师和同学公认的能飞出山外的“金凤凰”。我和她同桌。我们在一起探讨难题,互帮互学,谈理想、谈追求,当攻克一道难题时那种惬意和兴奋,真是难以言传的。
----然而,一段时间里,我明显感觉到了她的沉默。她脸上总带着只有成年人才有的那种哀伤。没过几日,她就再没有来学校了。那是在初三第二学期初,班主任老师告诉大家她辍学的消息时,充满缺憾和伤感。然而,他却没有说明冬梅辍学的原因。
----一个星期日,父亲让我给10公里外当乡长的一个远房亲戚去行情。这是一个农村里有头面的人家才有的青堂瓦舍。院内人声嘈杂,鞭炮不时噼啪炸响,大方桌上摆满了各色礼品。院内氤氲着酒香、肉香。人们吃着、笑着、闹着……
----吃罢客饭,我怀着好奇挤进了闹洞房的小伙们中间。当我第一眼看到穿着一身碎花红绸坐在炕角的新娘竟是冬梅时,我几乎惊呆了。她看到了我,脸上立即泛起了羞红,转瞬又被溢出的眼泪代替了。她垂下头去,我仿佛做了贼一般逃出了屋子,辞别主人踉跄回家。我的心茫然了,该为她祝福还是为她叹惜?那天,从来滴酒不沾的我喝酒了,那酒很苦很涩。
----“上车了!”不知谁在喊,把我一下子从往事的回忆中拉回来,“咱们上车吧”,冬梅说。
----“让我来抱抱孩子。”
----“不,她会把尿撒在你的衣服上。”她不肯,但我还是从她怀里接过了孩子。
----她沉默良久,别过脸去,面向车窗外:“家里非让我生个男孩子不可。”她说话时,我明显地感觉到了她的屈辱和不满。
……
----我在中途下了车,她从车窗中向我挥了挥手,我隐约看到她眼眶中汪着泪花,随之车后卷起的尘埃模糊了我的视线。
----我该向她说些什么呢?安慰、鼓励?然而,一切都那么苍白无力。我默然无语。
评论

© 柽柳艺萌的喜欢 | Powered by LOFTER